彩票大赢家首页|新浪彩票机选大乐透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普法
四川省檢察機關2018年度十大網絡犯罪典型公訴案件
時間:2019-01-17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近年,網絡犯罪增多并日益復雜,四川省檢察機關對利用網絡實施的詐騙、盜竊、侵犯知識產權、編造恐怖信息、非法經營等損害網絡生態環境和侵害公民人身、財產權益的典型犯罪,依法嚴厲打擊,同時通過檢察建議等推動完善社會治理。四川省檢察院通報2018年度10件社會影響較大、犯罪手段較新的網絡犯罪典型案件,警示廣大群眾和企業,防止被犯罪侵害。
一、徐某、曾某等44人跨國網絡電信詐騙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3月至12月,臺灣人“偉哥”(在逃)糾集臺灣人徐某、曾某等人在印度某地城郊一棟二層樓房內設置電信詐騙窩點,并由徐某、曾某從國內招募組織李某等數十人作為話務員分赴印度,分別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公安民警、檢察官等身份撥打電話,謊稱對方信用卡透支、個人身份信息可能被盜用等,騙取被害人信任,針對四川、云南、山東、遼寧、廣東等多個省份30余萬人實施電信詐騙。該犯罪團伙組織嚴密,分工明確,各成員之間各司其職,互不打探消息,其詐騙手段精準,利用個性化“劇本”,針對詐騙對象多以中老年人及女性群體為主,并通過植入遠程控制系統等智能化手段對被害人電腦實施控制并轉款。該團伙撥打詐騙電話次數累計30余萬人次,詐騙金額高達5000余萬元,單筆最高金額達959.6萬元。所得贓款通過專業的洗錢機構(俗稱“水房”)分散至幾十張乃至幾百張銀行卡,其贓款流向呈“九路十八彎”復雜零散,后由專業的取錢公司(俗稱“車手”)迅速取款轉移。
  (二)訴訟經過
  2017年8月25日,該案由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12月28日,法院作出判決,徐某等人犯詐騙罪,判處十五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并處人民幣二百萬元至五萬元不等罰金。
  (三)典型意義
  該案系最高檢和公安部聯合掛牌督辦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冒充公檢法利用網絡實施的詐騙案件。犯罪分子跨國度團隊作案,受害人數眾多,人民財產損失巨大,社會危害性極大。該案警示廣大人民群眾擦亮眼睛,切勿輕易相信類似網絡騙局。在此提醒廣大市民,公檢法有嚴格的辦案程序,不會通過電話要求轉賬匯款,凡是說到“錢”,就一定要有質疑之心;不能輕信行騙者提供的任何電話號碼或網站,要多渠道進行核實;自用的手機、電腦要安裝防毒軟件,有效阻止木馬等病毒的入侵。
  二、李某等20人網絡電信詐騙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6月始,被告人李某出資租房并準備了電腦、電話等工具,與被告人李大某、林某等人在重慶市江北區某小區,以重慶騰利私募公司業務員名義,利用在互聯網上非法獲取的股民個人信息,向對方撥打電話推薦股票。取得對方信任后,以謊稱可向對方推薦有更大上漲空間股票的手段,通過“話術”誘使其交納誠意金、會員費等費用。得手后,按10%到20%的比例向業務員、管理人員分成。自2016年6月至2017年5月,該犯罪集團分別騙取馬某瓊等37人錢款,金額共計人民幣348萬余元。
  (二)訴訟經過
  2018年1月11日,綿陽江油市人民檢察院向綿陽江油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7月16日,該案一審宣判。法院對公訴機關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實,定罪量刑的全部情節都予以采納,對李某等五人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王某等四人判處五年至十年間的有期徒刑,其余十一人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典型意義
  該案影響重大,為國務院督辦的犯罪集團案件。李某等人通過互聯網絡獲取股民信息后,以“話術”方式進行詐騙的犯罪活動,查明的被害人達37人,橫跨全國二十二個省市,犯罪金額特別巨大。該案中犯罪分子亦利用股民想要快速賺錢的心理才成功實施了詐騙,廣大股民作為投資者,要謹記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切莫輕信所謂的“股票推薦”。近年來,個人信息因其具有的價值,被泄露和販賣情況非常嚴重,該案中犯罪分子即是通過非法手段獲取個人信息。該案也警示廣大群眾,增強安全防范意識,妥善保管個人信息,發現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件線索應主動向相關部門舉報。
  三、袁甲等6人非法經營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袁甲自2012年起在廣東省佛山市從事網絡有償發帖、刪帖業務,并指導其弟弟被告人袁乙等人從事網絡有償發帖、刪帖業務。2015年以來,袁甲多次聯系已離職的西安華商網絡傳媒公司華商網(以下簡稱華商網)編輯被告人周某某對該網部分信息進行刪除,周某某便找到已離職的原同事被告人王某某進行刪除,因離職喪失刪帖權限,王某某又找到華商網技術人員張某幫忙刪帖。2013年8月左右,被告人袁乙從被告人袁甲處返回敘永縣,自己從事有償刪帖業務。2014年7月,袁乙與被告人胡某某結婚,婚后兩人共同從事刪帖業務。其間,多次接受刪帖中介被告人葉某某的委托為其刪帖。被告人袁甲等6人通過信息網絡有償提供刪除信息服務,非法經營數額共計達129萬余元。
  (二)訴訟經過
  敘永縣人民檢察院于2018年6月26日向敘永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11月27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袁甲、袁乙、胡某某、葉某4名被告人五年至六年不等有期徒刑,并處沒收個人財產十萬元至七十萬元;判處周某、王某2人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五萬元。
  (三)典型意義
  近年來,網絡水軍炮制虛假信息、混淆視聽,使網絡民意的真實性受到巨大沖擊,已經成為網絡一大公害。網絡水軍在謀取暴利的同時極大危害了互聯網的誠信與道德標準,嚴重影響我國網絡文化的建設和管理。“袁某、胡某某等人非法經營”一案是四川省首例網絡有償刪帖構成非法經營犯罪案件,也是最高檢、最高法、公安部聯合督辦案件。敘永縣檢察機關對本案的成功起訴,警示廣大網民,網絡不是法外之地,類似的非法發帖、刪帖行為已構成犯罪,切勿心存僥幸,以身試法。在互聯網時代,享受網絡帶來便利的同時,營造健康綠色的網絡生態環境,也是每一個網民、網絡經營者共同的責任。
  四、胡某盜竊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11月份,被告人胡某得知華鎣市有個叫陳某的有錢人被殺死,遂在網絡上通過各種方式搜集有關陳某的身份信息,并利用搜集到的陳某的身份信息辦理了1張姓名為陳某,與其生前身份證號碼一致的二代居民身份證(經華鎣市公安局鑒別系假證)。2017年6月2日,被告人胡某用母親杜某的身份證在廣安市中國移動某營業廳辦理了陳某生前使用的其中一個電話號碼為138****5928的電話卡。同年7月20日,被告人胡某使用的該號碼接收到1條陳某建行卡進賬101.7萬元的信息。后被告人胡某通過微信、支付寶、平安壹錢包、51信用卡管家、快錢等第三方渠道將陳某該建行卡內的101.7萬元轉走。
  (二)訴訟經過
  2017年12月7日,華鎣市人民檢察院以盜竊罪依法對胡某提起公訴。2018年3月13日,華鎣市人民法院以盜竊罪判處胡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利用網絡手段竊取他人財物的案件。被告人胡某通過非法途徑利用互聯網獲取陳某的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銀行卡賬戶等有效信息,然后將陳某銀行卡內資金秘密轉移歸本人占有,盜竊數額特別巨大,最終被判處十二年的有期徒刑。該案警示人民群眾,在親友過世后,應當及時將戶口、電話、銀行卡等與人身關系密切的信息進行注銷,以免被犯罪分子有機可乘。同時也警示一些心存僥幸、妄圖不勞而獲的人,要謹記“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縱然再隱秘的犯罪手段,也有蛛絲馬跡可循,一旦鋌而走險,將會付出沉痛的代價。
  五、周某、楊某盜竊、傳授犯罪方法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10月底至2016年11月17日,被告人周某從網上他人處購買大量公民信息(包括他人身份證信息、手機號碼、銀行卡信息、公民手持身份證照片等),通過用他人手機號碼登錄他人支付寶時點擊“找回登錄密碼”,然后根據系統提示輸入公民身份信息或回答問題等,登錄他人支付寶賬戶,后用事先做好的自己頭像與他人頭像的合成照片和自己頭像的動態小視頻,騙過支付寶后臺的驗證,改綁他人支付寶賬戶綁定的手機號碼,從而重置他人支付密碼,把他人支付寶賬戶內的資金轉走,占為己有。被告人周某單獨作案12起,非法轉走他人支付寶賬戶內資金共計20萬余元。2016年10月,被告人周某在QQ聊天中向被告人楊某講述其可以“偷支付寶”,并將如何轉走他人支付寶賬戶內的資金操作給了楊某看。被告人楊某掌握上述犯罪方法后,利用上述方法單獨作案5起,非法轉走他人支付寶賬戶內資金共計3萬余元。
  (二)訴訟經過
  2017年5月23日,長寧縣人民檢察院以盜竊罪、傳授犯罪方法罪對二人提起公訴。2017年12月12日,一審法院判決周某犯盜竊罪、傳授犯罪方法罪,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三萬五千元;判決楊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并處罰金四萬元。
  (三)典型意義
  隨著電子商務的繁榮發展,網上銀行和移動支付得到廣泛應用,逐漸成為消費者的主要支付方式之一。但由于網絡支付往往和公民身份信息、金融財產信息密切關聯,因而也容易被不法分子所利用,本案就具有典型代表性。被告人周某從網上獲取大量公民信息并破解支付寶賬號轉走資金。相關主管部門應當加強網絡監管,確保對可疑情況要及時發現、早做防范,以免為犯罪分子帶來可乘之機。廣大群眾一定要妥善保護好自己的個人信息,防止被不法分子竊取利用,使合法財產遭受損失,發現支付異常時,及時修改密碼、提高支付的安全等級。
  六、顧某詐騙案
  (一)基本案情
  自2016年1月起,被告人顧某利用網絡在百度貼吧發布的帖子,稱可以利用施壇作法幫助分手情侶復合、治病,不僅自己在百度貼吧發布封建迷信帖子,還自己用小號冒充大師的徒弟進行解答釋疑,并要求被騙的被害人在貼吧內發布帖子宣傳效果,以打消其他被害人的疑慮。其在與被害人聯系時只收取被害人小額微信紅包或轉賬,將被害人給付的大額轉賬退還,并謊稱要用紅紙包住現金現場施法才有效為由,騙取被害人信任,多次給付現金。顧某通過以上方式共騙取二十二名被害人轉賬及現金共計人民幣34萬余元。
  (二)訴訟經過
  2018年8月10日,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檢察院向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9月19日,成都市龍泉驛區人民法院以顧某犯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三萬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利用百度貼吧網絡平臺發布封建迷信信息進行詐騙的典型案例。百度貼吧使用人數眾多,利用此類平臺宣傳封建迷信進行詐騙,潛在的被害人為不特定人員,社會影響較為惡劣。此類作案手段大多利用被害人感情問題,即非常規手段無法處理,以封建迷信包裝自己謊稱能解決一切問題,被害人在病急亂投醫的情況下容易上當受騙。該案警示廣大群眾,要警惕利用封建迷信手段實施犯罪的手法,在網上聊天時對主動搭訕、號稱能解決各種問題的陌生人更要提高警惕,遇到情感、生活方面的問題要與家人、朋友溝通交流,切勿相信封建迷信。此外,有關網絡平臺應切實履行網絡實名制規定,加強對此類宣傳封建迷信的信息審核,防止犯罪分子利用網絡平臺進行詐騙。
  七、李某編造虛假恐怖信息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為實現自身訴求,利用國家將于2017年10月18日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之機,從2016年10月以來,通過個人微博發帖,向國家機關撥打電話、投遞信件、利用手機在政府網絡公共平臺傳遞投訴材料等方式公開發布自己編造的含有“制造恐怖驚天刑事大案”、“制造震驚世界的恐怖新聞大事”等言論,致使相關部門制訂針對李某的應急處置預案,并為此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來做好安全防范和維穩工作。經調查,本案案件的起因系被告人李某個人訴求未能得到滿足,就用編造極端手段報復社會的信息來威脅相關部門。
  (二)訴訟經過
  2018年2月26日,成都市金堂縣人民檢察院向成都市金堂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9月12日,成都市金堂縣人民法院以李某犯編造虛假恐怖信息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三)典型意義
  本案被告人李某因個人訴求未能滿足,遂通過微博發帖,向國家機關撥打電話、投遞信件、在政府網絡公共平臺傳遞投訴材料等方式公開發布自己編造的虛假恐怖信息,造成大眾恐慌,影響社會穩定,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構成編造虛假恐怖信息罪。該案警示廣大群眾,處事應當冷靜、理性,做事要三思而行,不要為了達到個人訴求或者為“出一口氣”而莽撞行事,否則不僅給有關單位和他人造成不便和損失,自己也遭到刑罰懲處,害人又害己。
  八、陳某、王某、張某非法制造、買賣、郵寄彈藥案
  (一)基本事實
  2017年9月,被告人陳某、王某利用在網上購買的制造氣槍鉛彈的模具和鉛條,在陳某位于內江市市中區的家中制作氣槍鉛彈共計約15000發。同時,被告人陳某通過微信發布售賣鉛彈的廣告,并以200元左右一包的價格出售。在收到買家支付的貨款后,被告人陳某、王某在內江市市中區凌家鎮中通快遞代辦點,由陳某請托被告人張某在第一次郵寄時幫忙向代辦點老板說情,老板同意不使用真實身份信息登記后,以虛假姓名、虛假聯系電話登記寄件人信息,先后向全國20多個省市共計郵寄了32個裝有自制氣槍鉛彈的包裹。通過上述方式,二被告人非法獲利共計約6000元。
  (二)訴訟經過
  2018年3月7日,該案由內江市市中區檢察院提起公訴。2018年4月11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陳某犯非法制造、買賣、郵寄彈藥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王某犯非法制造、買賣、郵寄彈藥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張某犯郵寄彈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三)典型意義
  涉槍支、彈藥犯罪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特別是制造、販賣槍支、彈藥、毒品、淫穢物品等違禁品呈現出銷售方式網絡化、交易主體虛擬化等特點。網絡信息傳播便捷、快速、覆蓋面廣等特點也使得槍支購銷網絡更容易發展、擴大,形成龐大的分銷網絡,影響范圍廣。此案警示大家,利用網絡販賣槍支、彈藥等違禁品雖然有一定隱蔽性,但仍有跡可循,切勿心存僥幸,走上違法犯罪道路。同時,工商、海關、郵政等監管機關也應規范物流快遞行業的實名制收寄及收寄檢查制度,阻斷違禁品的加工、流通渠道。
  九、費某、周某等4人開設賭場案
  (一)基本案情
  2017年9月底,被告人費某、周某波、周某博、宋某(在逃)以非法獲利為目的,建立“一元牛牛群俱樂部”微信群邀約參賭人員賭博抽頭營利,確定四人各占25%的股份。四被告人分別邀約現實或網上的朋友進入“一元牛牛群俱樂部”微信群,由當天“財務”在“牛大魔王”APP中購買“鉆石”開“房間”,邀請該微信群內人員進入“牛大魔王”APP斗牛牛后以輸贏計分,游戲積分一分對應人民幣一元,一局游戲后輸家通過微信、支付寶等形式將所輸積分對應的金額轉給當天“財務”,“財務”按該金額整百數5%提取“水錢”后將剩余的錢轉給贏家(2017年10月起,被告人費某、周某波邀約被告人王某擔任“財務”,以每日所提“水錢”數額的10%支付王某“工資”)。“財務”每天與被告人費某核對收支賬目,并將結存現金通過微信或者支付寶轉給費某。截止案發,“一元牛牛群俱樂部”微信群共有成員63人。2個多月期間,四被告人通過上述方式共計抽頭漁利17.554萬元,對應涉賭總金額為400余萬元。
  (二)訴訟經過
  井研縣人民檢察院于2018年5月30日以被告人費某、周某波、周某博、王某涉嫌開設賭場罪向井研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8月17日,井研縣人民法院以四被告人犯開設賭場罪分別判處費某、周某波、周某博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王某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三)典型意義
  利用網絡開設賭場,是互聯網時代下出現的一種新型的賭博形式,只要有實質上的輸贏金錢兌現,在網上開設賭場應認定為開設賭場罪。網絡賭博雖然看不見賭場、賭資甚至賭徒,但是較傳統的賭博形式具有更大的危害性,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污染網絡環境和社會風氣。網絡賭博具有隱蔽、辯解、刺激等特點,一旦沾染容易深陷其中難以自拔。提醒廣大網民,建立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自覺增強法律意識,時刻保持清醒,切勿沾染賭博惡習,防范掉進網絡賭博的深坑,不要讓賭博成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十、劉某、潘某假冒注冊商標、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3月,在未經“新秀麗(中國)有限公司”授權許可的情況下,被告人潘某、劉某等人從廣東等地購買箱包零配件以及“新秀麗”的標牌、標識,通過物流運輸到綿陽經開區某租用房,雇傭工人進行加工、組裝成假冒的“新秀麗”U91型拉桿箱進行售賣。劉某在生產、銷售假冒“新秀麗”U91型拉桿箱的同時,又從其他網店商家處購買的假冒“新秀麗”C43型單肩包,在“新秀麗戶外用品001”等三個淘寶網店對外零售以及向大宗客戶陳某銷售,銷售金額共計人民幣82萬余元。2016年11月8日,公安民警在被告人劉某的出租房內將其擋獲,現場扣押了“新秀麗”商標標識3200枚、合格證12700張、有“新秀麗”商標的半成品箱包220個、假冒U91型成品箱包298套894個,價值32萬余元。
  (二)訴訟經過
  2017年11月6日,劉某、潘某被綿陽市高新區檢察院提起公訴。2017年12月29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劉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數罪并罰判處三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二十七萬元;潘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二十五萬元。
  (三)典型意義
  伴隨著網絡購物的普及,利用互聯網實施的侵權犯罪也日益增多。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利用網購平臺實施的假冒注冊商標犯罪,不僅嚴重侵害了商標權所有人的合法權益,也使消費者利益受損。網購平臺要切實履行審查義務和監管責任,工商部門要切實履行市場執法監管職能,保護商標權所有人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規范市場經營秩序。在此提醒廣大消費者在進行網購時,一定要擦亮雙眼,遇到假冒偽劣商品或其他合法權益遭受侵害時,要提高維權意識,及時向消協、工商等有關部門投訴舉報,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新浪微博二維碼
新浪微博二維碼
官方微信二維碼
官方微信二維碼
今日頭條二維碼
今日頭條二維碼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人民中路二段51號 郵編:610031

版權所有:四川省人民檢察院  技術支持:正義網 京ICP備10217144-1號

網站訪問量 Web Page Counters

彩票大赢家首页 海南彩票玩法 5分时时彩全天免费计划 江苏11选5任五 澳洲幸运5计划专家 重庆时时下载 网上相亲男让我买彩票 有pk10这个彩票么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七星彩排列五排列3软件 辽宁体彩11选5开奖结果查询